<noframes id="7v1bt">

      <form id="7v1bt"></form>

      把中国大唐打造成为“绿色低碳、多能互补、高效协同、数字智慧”的世界一流能源供应商
      企业文化
      心路留痕
      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企业文化  > 心路留痕
      重要的是,过年了!
      发布时间:2022/1/30 浏览:645次 字体大?。?span id="big">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现在的春节很没有年味。

      我记忆中的过年不是这样的,我的家族很大,四世同堂,枝杈颇多,那时长者也还在世。老人在哪里,小辈子孙的根就在哪里,老人在的地方才是家乡。

      过年,我们都回到家乡,屋子里人挤人站不开,屋子外雪花飘飘洒洒不见停。天色渐暗,奶奶带着几个儿媳做饭,婆媳妯娌,时有拌嘴,却也有趣;男人们则聚在一堆,喝酒打牌,聊着一家之主之间的话题;孩子们,手拿炮仗,满村庄溜达,终究是血浓于水,几个堂兄旧表,打小没见过几面也能自来熟,晚上四五人挤一张床,抱在一起睡觉。

      这样的日子是在长辈去世那天结束的,那天之后,妯娌之间的拌嘴摆上了桌面,男人们去各忙各的事业,而我和我的堂兄旧表们,也几乎没再见过面。

      我痛恨这些变化,并把这归咎于家中各位的市井小气,但我却无能为力。现在的春节,团聚的单位由大家族变成了小家庭,虽然也还算得上温馨,但总觉得缺点什么,人情淡了,年味也随之淡了。

      这是我的年味离开我的第一步。

      第二步,索然无味的春节联欢晚会。小时候一台二十寸的大头彩电,放着春晚,赵本山、范伟、冯巩、郭冬临,还有已经离开我们的赵丽蓉老师,撑起了大年三十整个晚上。现在家里摆着四十多寸的智能电视,画质清晰,我却实在没有想看下去的欲望。节目脱离人间烟火,硬打感情牌,这是现在春晚语言类节目的通病。当然这也不全怪节目质量,长大后的我,确实没有小时候的那股子好奇劲头了。

      第三步,长大之后。长大是很烦恼的事情,很多美好只能存在于记忆里面,再也感受不到。几年前,学生时代,我的春节可以从寒假第一天算起,到开学结束;现在,我的寒假需从我回到家乡那一刻算起,但我还不知道哪天能够回去,至于哪天结束,也不再有确切的日期,大概率说走就走。

      我的年味离开我,一共走了这三步,每一步都是偷偷走,没和我打招呼,很不讲究。外加上肆虐几年的新冠疫情,阻断了人们之间的交流,年味更随之远走。

      可是我还是在期盼着过年,今天是腊月十六,离过年还有不到半个月,我已经开始盘算着年该怎么过了。年味是淡了,但春节仍然是中国人心中最大的节日,这毋庸置疑。虽然再也回不去以前那个热闹的春节,但我们小家庭的团聚也仍令我那么向往,操劳的母亲,许久不见的父亲,我很想在春节陪陪他们,和他们说说话。

      今年春节,我想回到家,看看许久不见的堂兄旧表,再看看索然无味的春晚,忘掉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。年不年味的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过年了!

      (作者:崔浩然)

      大唐江苏微信公众号
      福彩开奖结果